欢迎来到www.333abcd.com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com-wallpapers.com。www.333abcd.com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摇曳

摘要: 仔细思维,动物并非不懂得情感的,也并非没有社会组织分工的,更不是简单的不会使用工具的,这些曾经我们从小就被灌输的一些理论,在现实面前都站不住脚……射手座啊,你这半人半兽的图腾,请你告诉我:人类和动物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呢?

射手座,半人半兽的图腾,请告诉我: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什么?



今年9月,我在新月主办的《占星与宗教》沙龙上听到余世存老师的讲座中有这样一句话:人和动物之间的区别最主要的就在于人可以向往、信仰并且付出实际行为去追寻一些世界上看不到的事物。这句话是如此启发我,在我心中如涟漪一般荡漾开。


仔细思维,动物并非不懂得情感的,也并非没有社会组织分工的,更不是简单的不会使用工具的,这些曾经我们从小就被灌输的一些理论,在现实面前都站不住脚。(当然,这些理论很恰当地滋养了我们人类的自大心和主宰者的自我认同)

去年的摩羯月,我去普陀山礼佛(有著文《人类的局限》),看到过信徒三步一叩拜地去朝圣。当时那是一个很幽静的小路,南方的绿荫在一侧低垂,而另一边则是庄严清洁、明黄色的佛院围墙和青苔遍布的墙头瓦。我从身后走过去有回过头看看那位女士,她不急不躁,悠然慢行,从膝盖状态看,应该是一路叩拜上来的。然后我感觉眼眶有些湿润。这是我,作为一个一直在都市生活的凡夫,最近距离接触的一个朝圣者。如果我说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会朝圣而动物不会,那么也是过于局限和具体的,但是如果我们弄明白到底什么是朝圣之后呢?


  • 追寻


有一个美国的公路电影叫做《朝圣之路(The Way)》,故事的主人公叫做汤姆。他的儿子不幸在法国遇难之后,他动身前往法国取回儿子的遗体和遗物。他的儿子死在了比利牛斯山,在去往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的朝圣之路上,他遇到了暴风雨,然后就这么平静地离开了人世。最初,汤姆的目的只是取回孩子的遗体,但是在到达了法国之后,汤姆却决定要重新将儿子已经走过的和没有走完的路重新走一遍,以更好地体会儿子的生活、更好地理解自己的孩子。电影里有这样一段对白,老汤姆一开始置疑儿子放弃博士学位远走旅行的决定:


  Tom(爸爸):我的生活可能跟你的不太一样,但这就是我选择的生活。 

  Daniel(儿子):你没有选择生活,你在过生活。




很显然,这是一个射手座的话题。朝圣总是和旅行相关着,似乎也和射手座相关。通常,我们所定义的朝圣就是,依着一个具有宗教圣者之源(有时是诞生地,有时是寂灭地或者是重要的伟大行为的场所)的地点而展开的旅程。但正如这部影片中所写的,《朝圣之路》中的四人,跋涉千山万水到了终点的海边,他们还是他们,:荷兰胖子在终点城市的酒店叫了大号牛排,他的大肚腩依然没有因为完成朝圣之旅而分毫减小;加拿大烟女在终点的海边点着了满满烟盒里的一支香烟,郑重对大海公布“尼古丁真是个好东西”;爱尔兰作家一路走来,灵感依然禁锢,没有见到闪光迸发奋笔疾书的自己;汤姆把剩下的骨灰撒向代表终点的大海,儿子生前的心愿已经完成,但老汤姆才发现属于他自己的路还没开始。朝圣的终点必然孕育某种改变吗?有的影评人会说,这其实是一种自我的接纳,是有改变的。但在我看来,有一个具体的心灵改变的结果和朝圣本身并无关系。朝圣,就是一种追寻。追寻什么呢?对很多前往印度、圣地亚哥、耶路撒冷等圣地朝圣的旅人往往并不一定很明确要去追寻什么,“就去看看吧……觉得挺好玩的”。但是,在这样的旅途的背后一定藏着黑色的天蝎座的内容,那些高压,那些黑暗,那些折磨……不然,人们可以选择去夏威夷的。所以,朝圣的一个意思是最基础的射手座能量:追寻另一种可能性,追寻更好的可能,追寻一种解脱,追寻光……

虽然一切都如变动星座所表现的那般不确定,但是在天蝎座的逼迫下,射手座还是让我们启程了。是的,这是射手座的出发点。


  • 成为圣人


关于朝圣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在美国还有一个褐色长发,白色长袍,赤着双脚行走在街道上的“真人版耶稣”,英国《每日邮报》曾对他做过报道:美国底特律有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为了像他信仰的耶稣那样生活,穿着长袍赤脚朝圣二十多年,足迹遍布20多个国家。




这位名叫卡尔·詹姆斯·约瑟夫(Carl James Joseph)的教徒,自1991年以来,一直过着如圣经中的耶稣般的生活,再加上其酷似耶稣的外形,被人们称为“真人版耶稣”。约瑟夫靠着他人的施舍,先后前往20多个国家传教,在圣城耶路撒冷,他探寻了耶稣的足迹,随身带着的物品只有一本圣经和一条毛毯,赤脚走在耶路撒冷老城的街道上……“就像耶稣一样,有些东西是需要体验得来的,通过阅读去学习是一回事,通过体验去学习是另一回事。”约瑟夫说,“我从未想过要过这种特别的生活,我只是在追随上帝的旨意。”

仔细想想,对于约瑟夫来说,朝圣是一种内心的体验,很简单,就是要过圣人一般的生活,而去到那些圣地则变成了另外一个比较小比例的附属品。“追随上帝的旨意”简单的说就是,按照一个圣人的教导来生活,并以成为圣人的模样为目标。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朝圣,不管有没有宗教上的信仰为支撑,只要是以一个特别好的,好到大家以圣人(注意,这里并不是伟人)来称呼他,以这样一个楷模为标准来体验一个灵魂可以成为的状态。这样的过程则造就了射手座更深层的一种状态:明确地超凡入圣,或者说,想去山巅看看,了解神的视角,让自己的灵魂和神和好。

于是,射手座很多的特质出来了,道德意识的强烈、对宗教哲学的兴趣、强烈的,毫不亚于处女座的修正主义思想、对于律法的精钻和执着。射手座总是会促成我们内在的一种不断的审判:你是会进入天堂和神比肩,还是应该堕入地狱,承受惩罚。这种审判以各种各样的,甚至是面目全非的心理特质表现出来。虽然,有时候这些心理反应反到让人感觉非常倒胃口,毫无“圣者”的样子,但是究其本质,那背后推动他的原始力量的确是:我要成为他,一个外境攀援的对象,一个圣者。这是射手座的一个本体化的核心过程。



  • 和自己对话:对宫的整合


《一个人的朝圣》这本书可以说是最不具有宗教色彩的了。里面根本没有圣人出现。这个平凡的故事起点发生在英国最南部的一个小镇,而主人公也不是什么僧侣或是信教徒,而是一个普通酿酒厂的退休工人,而所谓的朝圣其实是主人公哈罗德要徒步纵跨整个英格兰去看望他一位以前的同事,而这位同事也不算是深交。哈罗德因为儿子的死亡和妻子越来越隔阂,生活平静,夫妻疏离,日复一日。




因为一个不算很熟悉的老同事的癌症告别信和一个加油站女孩的故事,让哈罗德升起一个信念:只要他一直走下去(步行去老同事的位于英格兰另一端的城市),老同事就不会死。于是,他开始了自己一人的疯狂旅行。在这个过程中,妻子来看望过他,没有劝说成,也没有陪伴他继续,他也被社会追捧过,但后来有人比他先到了目的地,他需要继续一个人坚持这个旅程,想过放弃,却又坚持,其中无数细腻的心理过程,灵魂的对话有着很具体的描述。

这是一个没有朝圣对象的朝圣之旅,是“一个人的”。他充满了“对话”,和对自己更深层次的理解。似乎是整合了射手对面双子的能量,突然一切就变得不那么尖锐,他囤聚在一个人的内心,爱和被爱,折磨和幸福,全部都圆融成一体,发生在一个人的灵魂之中。而行走和坚持,则成为了一种唯一具有朝圣意味的一种行为支撑或者说表现。虽然这只是一个人间的故事,但是从过程本质上看,和宗教信徒的朝圣是相通的。




在这个过程中,朝圣不再是一个向外求索的追寻,而变成了一种内在的无限探索。在宗萨钦哲仁波切 的《朝圣》一书中也提到:在佛陀即将灭入究竟涅槃前,亲近的弟子问:“作为佛弟子,我们应该如何向全世界描述您呢?”佛陀忠告:“诸位要告诉世人,有位凡人悉达多,来到这个世界,他证得正觉,教导了证悟之道,最后灭入究竟涅槃,而非成为不死之身。”

在宗萨钦哲仁波切这本书封面上写着:我们要记住并感恩:有一条能够超脱轮回,去除所有污染的道路,确实存在。

是的,这大概是就是朝圣的另一个层次:一个凡人,在这个世界上,去除所有的污染,得到精神的解脱,获得自身灵魂的自由。是的,这就是射手座的第三个阶段,在完满的向内对话之后,他打开了摩羯座的大门,以神为向导而不再以神为目标,进入自己孤独的内心之旷野,和“自净其意”的处女座远远地以三合相位的视角深深鞠一个躬,绽放出充满期待的乐观的笑容,开始下一站的旅程!




不管从哪个层次上来说,这射手座的朝圣之旅对现代社会中挣扎拼搏的我们来说,都是稀缺的。

你的旅程呢?射手座啊,你这半人半兽的图腾,请你告诉我:人类和动物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呢?